5.手织地毯很少有大面积使用一种颜色的情况出现,一条地毯的配色通常有数十种,花纹图案繁复有韵律,所以手织地毯尤其是波斯地毯是非常百搭的,大面积使用同一种配色的地毯反而需要斟酌搭配。1.之前织女姐给大家介绍过如何选择地毯的尺寸,除了尺寸以外,有些人很关心地毯颜色与室内设计的搭配,大部分手织地毯都不是单色的,甚至不是一个色系的,而且用色都偏浓重、艳丽,用中性色的手织地毯很少,很难只简单的给大家建议跟窗帘颜色一致,或者跟抱枕颜色一致,所以今天只给大家一些挑选地毯颜色的思路吧,仅供参考

怎样选地毯颜色?

1.之前织女姐给大家介绍过如何选择地毯的尺寸,除了尺寸以外,还有些人很关心地毯颜色与室内设计的搭配,大部分手织地毯都不是单色的,甚至不是一个色系的,而且用色都偏浓重、艳丽,用中性色的手织地毯很少,很难只简单的给大家建议跟窗帘颜色一致,或者跟抱枕颜色一致,所以今天只给大家一些挑选地毯颜色的思路吧,仅供参考。

老外设计师经常称地毯为家里的第五面墙“The fifth wall”,可见地毯对于软装的重要程度,所以他们经常建议家里的软装也从地毯开始。这时,地毯颜色的选择空间就比较大,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方式、个人喜好等去决定地毯的颜色。一旦选定了地毯,就基本上确定了这个空间大体的设计风格。2.比如有孩子和宠物的家庭,可能会放弃不耐脏的白色地毯,也不会选择不好清理的长毛地毯。

这时极易清洁的深色天然材料地毯,比如羊毛和真丝地毯都是上选。如果你想营造亲密温馨的家庭氛围,那么暖色、深色和色彩饱和度高的地毯都应该是你应该考虑的,这些颜色的地毯会让人有种温情的感觉。如果你家里的空间比较小,建议考虑浅色的地毯,会让空间显得更大一些。如果家里的采光比较好,用冷色调的地毯会让整个空间显得沉静舒适。

3.低饱和度的色彩这几年在视觉设计上非常流行,色彩的纯度低,即便用户使用的时间长,疲劳感也不会太多。低饱和度色彩的手织地毯比较少,因为手织地毯起源于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,在空旷的天地中,艳丽多姿的地毯能降低单一的自然环境所带来的枯燥感。但是低饱和度色彩的地毯非常好搭配现代家装,如果你希望打造一个完全宁静的空间,那么低饱和度色彩的地毯是最佳选择。

单一色调的低饱和度空间会给人冷淡的感觉,当然也是最能给人心灵抚慰的一方净土。并且这种空间想要改变非常容易,添加一些颜色对比强烈的抱枕、挂画、物件等装饰,就能立刻改变。与低保和度色彩不同的鲜艳明亮的颜色,会让整个空间充满活力。所以色彩艳丽的地毯往往是一个热情好客的空间软装色调的来源,再加上地毯柔软的质感,可以将整个房间的温馨烘托到极致。

4.如果地毯是你软装的最后一个步骤,那么此时要考虑的是,你想用地毯将整个空间的设计升华,还是补充,还是中和。如果室内设计已经非常完美,那么在选地毯颜色时就可以选择跟室内设计相近和相同的色调。例如在客厅地毯的选择上,地毯的配色可以从沙发、抱枕、墙面、窗帘等的颜色中选取,这是最通常的色彩搭配方式。如果你想让空间的色彩更多,此时,就可以选择一条与空间色调不同的地毯,同时增添一些与地毯色系相似的花瓶、艺术品、饰物等,让新增添的色彩不至于太突兀,与空间能够更好的融合。

5.手织地毯很少有大面积使用一种颜色的情况出现,一条地毯的配色通常有数十种,花纹图案繁复有韵律,所以手织地毯尤其是波斯地毯是非常百搭的,大面积使用同一种配色的地毯反而需要斟酌搭配。以上仅仅给大家提供一些颜色选择的思路和规则,但并不是绝对的,俗话说,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,所以地毯颜色的选择跟地毯尺寸的选择一样,自己的家自己做主,舒服就好,毕竟生活更是自己的,与他人无关。

浅色地板适合铺什么颜色的地毯呢,有点矛盾,不知道铺那个好看,希望大家给点意见?

我是长居北欧的家居博主Angie,从北欧风的角度聊聊这个问题。rusta首先,恭喜你选择了浅色 地板这个组合,因为它真的太好搭配了,简直是"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" ?下面,聊聊几种各有风味的搭配, 从当季开始:夏日森系图片: pinterest / 宜家一大夏天,北欧人就鸡冻地拿出这种藤草编织感地毯,开开心心地往茶几和沙发下面塞。

因为这种地毯从色彩到质感,都充满了浓郁的度假风情,让人想起大漠和海洋,鸟鸣和花香。图片:thenakedtiger是不是很治愈? #这身材真的让我看了很治愈倒是真的.....#艳丽人造丝图片: ellos / Husligheter / mio在美丽的浅色木地板上,铺一块波光粼粼的Viscose人造纤维丝地毯,纯色就好。

有点英伦风的优雅,又足够干净简洁。Viscose (合成纤维)做的地毯有什么特点呢? 色彩鲜亮,质感柔软, 像洗发水广告一样"丝般柔顺"。反正我还挺喜欢的, 常常作为丝绒的替代品来使用。几何图案图片:urbanoutfitters / ellos网红异域风图片:Planete Deco / Stadshem"摩洛哥" 真的是瑞典人这几年来非常迷恋的三个词, 特别是一提起摩洛哥的 "Beni Ourain。